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哲学断想 > 文章内容

用文字解构恐惧与不安

作者: 李维康 来源: 中国作家网 时间: 2016-03-26 阅读: 在线投稿
用文字解构恐惧与不安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5年12月16日19:29 作者:李维康
用文字解构恐惧与不安,宇宙追缉令

夜已深,刚刚看完两集电视剧,没有继续感慨剧中的情节,想着整理一下凌乱的思绪,写点东西出来。就在此刻,有了个想法,就是每天晚上的22:30到23:00的时间用来创作,23:00到24:00的一个小时用来看书。我想这样的坚持下去,写自己每天的经历,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统统地记录下来。

我经常有一种感觉,一种被现在,也就是此刻,把时空割裂的感觉。这可能有点抽象了,通俗地讲,就是大家所说的过去、现在、将来之间的关系所包含的一部分。

我记得成龙演过一部电影《我是谁》,在影片中,他扮演一个失去记忆的特别突击队队员,经常问别人“我是谁?”。李连杰有一部电影叫做《宇宙追缉令》,在电影中,一人分饰多个角色。《宇宙追缉令》讲述了宇宙中存在125个平行宇宙空间,在每一个空间里,有着每一个人的分身,每个分身在各自的空间里原本平稳的生活着。但是一位“邪恶的尤兰”为了成为宇宙中最强的人,非法侵入到其他的空间消灭了123个分身,只要再消灭警察身份的“正义尤兰”,“邪恶尤兰”就成为宇宙中唯一最强的“尤兰”。因此,正邪尤兰展开了一场生死的决战。美国作家丹尼尔·凯斯的《24个比利》,讲述了比利于1977年因犯下连续强暴案而遭美国俄亥俄州警方逮捕。但他却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毫无记忆。后来他经过彻底的精神检查,发现他患有多重人格的故事。

也许你在疑惑,或者,已经在思考,我为什么会把这三者放在一起来说。那么,下面我来谈谈我的想法。

无论是24个比利,还是《宇宙追缉令》125个平行空间的分身,其本质是一样的,至少在某些方面。他们都拥有不同的人格,不同的技能,过着各自的生活。比利,是一个多重人格患者,他在多个人格之间转换,经常不知道究竟自己做过什么。而《我是谁》中的杰克,虽然是因为飞机逝世导致失去记忆,但是他失去记忆之后的恐慌,和比利转换一种身份后的迷茫恐惧,其实感觉是相似的。

此刻的我,虽然没有飞机逝世的经历,也没有比利那么多的人格,更没有一百二十五个分身,但是,却也经常如同“失去记忆般”迷失自己。时间是密不透风的,我们的躯体跟着时间穿越虫洞,但是灵魂呢?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身体走得太快了,停下来等一等灵魂。(一说是印第安谚语,一说出于尼采)我想这是多么富有哲理的一句话啊。我们现在的生活节奏太快了,信息量也大了,但是很多都是碎片化的信息。以至于会有《时间都去哪儿了》这样的歌曲出现。大家都在感慨时间都去哪儿了?我们的每一天是怎样过的,都做了些什么?也许今天我还记得,但半年以后,一年以后呢?很多个深夜,我问自己,我是谁?我为什么是现在的这个样子,我当初为什么去北京,现在为什么又在合肥?自我感觉的话,我现在过得不好,那么究竟是在哪个时间段,哪个时间点,我在哪个地方走错了路呢?

也许时间太久远了,我竟然理不出头绪来,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也许是自己知道,而不愿意承认。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的内心深处,是否也隐藏着些别样的如同比利的人格呢?也或许是有几段不愿再触及的痛苦经历?前两天,一位朋友要我帮着解决一个问题,她跟我讲述了问题的由来,开始,我尝试着去解决,但最终,我没有直接解决她的问题,而是给了一个假定性的答案。我是这样说的:如果你花了一年的时间,都没有理出头绪的话,很可能是这个问题就是个伪命题。也就是说,假设性的问题是不成立的。

那么,依照我的这种理论,我找不出自己错在哪里,也就是说,我现在的生活,无论是怎样的状况,在我之前的选择都是没有错误的,合理的。而在线性的空间上,我之间的路都没有错误,那么我现在的处境就不是错的。无论是怎样的富有或贫穷,它都是幸福的。因为,它,即我现在的生活,真真正正是我自己的心路,是依照自己的心而走出来的,而没有违心的生活,就便是极好的生活了。此刻,所有的恐慌与不安,就都烟消云散了。

生活无止境,未来,有未来的恐惧,但未来的恐惧也会很快地被我写出的文字解构,撕成碎片。

上一篇:未知世界 下一篇:人生不迷航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