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哲学断想 > 文章内容

未知世界

作者: admin 来源: 时间: 2016-02-26 阅读: 在线投稿
未知世界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5年11月10日09:22 作者:李维康

有生以来,已经度过了26个年头,对于人类的平均寿命而言,已经过了大概四分之一。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又能有几个26年。最近的日子,过得有些迅疾,日子一天天地就这么过去,年复一年,也许因为时间太久远了,生活中的一些片断早已忘却。也许并没有忘得那样干净,而是以某种方式延续着。

过了26年,能记得的过去,那些被称作回忆的东西,都是些破碎的片断,连贯不起来。仿佛早已经忘记了最初的梦想,早已没有了生活的激情。我无从知道为何会这样的认为,无从知道此刻正在敲着键盘写文章的人,向诸位讲述一个并不精彩的故事的人,究竟是不是真正的我。童年时期的一些记忆,早已变得杂乱无序,哪件事情在前,哪件事情在后,有没有因果的联系,已经了无头绪了。也许成长就是这样,总要忘记一些旧的东西,才能记住新的东西。

所以此刻正在敲着键盘的我,还有正在阅读这篇文字的大家,都经历过各种各样的选择,无数次既偶然又必然的选择,令我们就是此刻现在的样子。现在的生活节奏快了很多,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似乎都是匆忙的,还有百分之十的人是被社会推动着瞎忙的,有些人忙了一辈子,都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表面上看起来,所有的人都忙于生计,忙于赚钱,但不知忙碌的大家,还有没有时间来静静地思考,自己是谁,来自哪里,在做什么。你此刻正在嘲笑我,为何提出这么可笑幼稚的问题?因为,我被这个问题所困惑,古往今来,很多伟大的哲学家、革命家都被这个问题所困惑过。

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社会、共产社会的一般规律来看,各个国家建立及发展都涵盖了“现在是什么”、“为何是现在”、“将来是”这样的定语。比如有位伟人曾经这样说过“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发展工业和农业必须同时并举,工业才有原料和市场。才可能为发展重工业积累较多的资金。”这短短的一句话,就说明了现在与将来之间的距离,也指出了发展的方向。历朝历代,古今中外,凡是大变革,皆有变革之必然原由。所以一个国家是什么样子,取决于这个国家的人民之思想精神。一支部队,有没有战斗力,取决于这支部队的士兵们有没有战斗力,比武器装备更重要的是思想上的坚守。对于一个人而言,有上进心和赚多少钱是没有必然联系的。之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重视钱,是因为钱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人们以前常说“钱不是万能的”,而现在说得更多的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钱,本质上指的是黄金作为一般等价物所具有的功能。以金钱的拥有量多少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成为大多数人的标准。

资本的扩张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且愈来愈烈。资本财团推动着各行各业的经济的发展,从而在生态上、文化上、政治上产生深远的影响。比如传统古建筑和新式楼房的博弈,城中村的去留,房产租赁和宅基地政策的变化,都很能说明问题。在文物保护和城市发展中,我们究竟该何去何从?前不久刚看过一个纪录片叫做《人类消失以后的地球》,颇有感触。讲的是人类消失以后,经过许多年,地球沧海桑田,人类存在过的证据,将几乎荡然无存。所以,我希望生活的节奏慢一些,不要着急,人生中我们该有的一切,自然都将赋予我们。一方面各行业大佬们打造着自己的商业帝国,一方面宣称着为人们造福;人们自觉的将手中的金钱赠予大佬们作为版图扩张的雄厚资本。有人说着,没有……的人,将被这个社会所淘汰,说得一点儿没错。但是我想说,这样的世界,是几个成功人士的世界,还是谁的世界。我们现在的这个世界是多元的,也是不理想的,大佬们想推动着这个社会向自己所认为的理想社会发展,并且他们至今为止没有被怀疑是错误的,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受到政府肯定的同时,也获得了人们的赞誉。

在膜拜他们惊人的成就之时,我的脑海中却又浮现起了那些伟大哲学家的名字,那些伟大诗人名字,我想说的其实是海子和尼采。海子的身体被钢铁的碾压是没有争议的事实,尼采逝世的说法比较多,有人认为和其哲学思想有关。海子和尼采都是诗性的,人们一方面赞叹他们的才华,一方面叹息他们的极端。其实,我大概理解他们矛盾的状态,在城市与乡村的边缘,在真理与世俗的边缘。后来,人们对他们的去世是有着批判的,认为太消极,我有着自己的观点,我觉得对于他们而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死亡之后的事情,毕竟没有人知道,至少现在也无法知道,或许如大家所说这个社会淘汰了他们,而我也有另一种感觉,是他们选择了另一种社会,而这个社会还没有到来。人最终要的是归宿,当在这个世界找不到这种归宿,去别的世界找找,超越生命的范围,时间的轨迹,是他们必然的选择,也是无数哲学家们在寻觅的东西。人生一世,不过一路寻找,而寻找的东西,个人有个人的不同,但无论是什么都是重要的,也许客观上来讲,可能对这个社会并不重要。

我同样是个追寻者,而且至今没有找到那种东西,有时候是真理,有时候是快乐,有时候是爱情,有时候是幸福,众生万象,仿佛永远无法完整,只有不断的寻觅。我喜欢,那些个未知的世界。

 
上一篇:李玫瑾:用哲学的眼光看世界 下一篇:用文字解构恐惧与不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