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哲学断想 > 文章内容

我的意识流思考(一)

作者: 李维康 来源: 乡土文化诗 时间: 2017-03-09 阅读: 在线投稿

2月见底,天还是冷的,已至深夜。远远地听见几声狗吠,便想起老家养过的狗,它们都很通灵,眼神比人还要干净纯洁。早已记不得到底养过多少只了,有老死的,有走丢的,有病死的。妹妹喜欢小动物。蜻蜓,蝴蝶,青蛙,兔子,狗,猫,大概都在她手里把玩过,甚至有一次用树枝挑起一只小蛇回家。母亲心脏本来不好,还被小蛇吓了一跳。妹妹总是喜欢把小狗、小猫请进被窝,而小家伙们也愿意去找她。因此,母亲经常说妹妹“就是个招猫斗狗”的把式。而这个时候,两个人就互相瞪眼睛,还对对方翻白眼,但最终还是付之一笑。母亲是个基督徒,每当母亲发脾气的时候,我们就会说“你的神教你骂人了吗”。父亲是个暴脾气的人,小时候犯错总会被他踢两脚,我会哭一阵儿,然后由母亲过来安慰。

现在,脑梗的父亲思维、行动都变得迟缓,再也不会踢我了。远在异乡的我,这些年更是摆脱父母的监管,飞得远了,父母也照顾不到,两代人的见识,思想,有时候也没有办法沟通得很好。得学着许多事情独自面对,独自经历异乡的喜怒哀乐,世事无常。出发的时候向往的生活,一定不是现在这般样子。梦想在现实里搁浅,已经很久很久。时光匆匆地走了,许多“非错非对”的经历就尘封在记忆深处,不向任何人提起,不面对任何人的稽查。大多的时候,我独处在租住的小屋里,冥想着另一个世界,冥想着另一种人生。“希望”的火依然在内心里挣扎着,摇曳着。我国一位伟大的哲学学者冯友兰说“何谓‘意义’?意义发生于自觉及了解;任何事物,如果我们对它能够了解,便有意义,否则便无意义;了解越多,越有意义,了解得少,便没有多大的意义。何谓‘自觉’?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一种事情,便是自觉。”我自觉是个“诗人”,曾经写过一篇《用诗歌证明自己的存在》,写过一首《与诗同行》,我以为,诗歌是人类的文化遗产,并且这份遗产随着新鲜血液的流注是会增值的。诗歌,是抽象的存在,它贯穿着历史,超越着时空,它能承载这时间相对演绎的一切,无论是好的坏的,不可捉摸的,都能在诗歌中得以反映。由姜昆等人发起的《为你读诗》,河北卫视的《中华好诗词》,央视的《成语大会》等又一次掀起了国学的热潮。诗歌,终究是融入中华民族血液和精神的财富。最近,博客中国有一项伟大的计划,就是“2017中国诗歌助力计划”,因为“诗人的队伍”混进了一批“奸商”,诗歌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讨论。前段时间《诗歌死了吗》,引起了很大的热议,今天看某大山的娃说“这是一个伪命题”,并且拿诸多名家的观点品评一番,也是不错。有争议是好的,这说明,大家开始很重视这件事情。

诗歌死了吗?我曾经产生过如此困惑,因为真正能够耐心写诗,读诗的太少了,尤其是年轻人。其实是现代快节奏的科技文明解构了传统文明。人们忙着工作,劳碌,奔波,无暇读书,读书的时间非常零散,于是微博应运而生,电子书的诞生使得碎片化阅读时代到来了,于是阅读无时不在,却只是走马观花。读纸质书与读电子书,这一定是两种不同的感受。而在读书的广度上,有人博览群书,有人则范围较窄。在市场主导的当下,言情、仙侠小说更有市场。关于“书”的定义,我想起来曾经看过的热播电视剧《男人帮》,孙红雷饰演的“顾小白”,在剧里曾谈及“书”的定义问题。说“读书和看杂志是有区别的,完全是两种概念”。我们为什么要写诗呢?古云诗言志,说诗歌承载了作者的思想、抱负、志向,抒发了作者的情感。又说“文载道”,说写文章是为了说明一个道理。我以为无论“志”还是“道”,在内容上是有着相似性,或者说“根本就是同样的东西”,诗歌能够简短精炼而深刻,小说却能细腻入微而通俗。因为,人的学识结构不同,境界不同,有人通诗,有人通小说。小说在形式上更有包容性,《红楼梦》等作品中不是也出现了很多诗歌吗,而诗歌在形式上就容不得任何多余的字句了。


上一篇:小南的身份证去哪儿了? 下一篇:对称与六边形的秘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