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哲学断想 > 文章内容

小南的身份证去哪儿了?

作者: 李维康 来源: 乡土文化诗 时间: 2017-03-09 阅读: 在线投稿

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如果认为自己的企业没问题了,那就是最大的问题。一个诗人,如果认为这个世界没问题了,那就不能真正成为诗人。一个科学家,如果你研究科学的时间足够长,足够严肃,足够深入,如果你还不觉得有古怪的话,那么,你什么都没学会。以上言论,不完全出于我个人的见地,世界上顶尖的量子力学研究者也有类似的说法。很早的时候,我就有古怪的思想,永动机的模型,没有人的世界,绝对空虚的时空,我都幻想过。当你集中注意力的时候,你看见物体,而你不看它的时候,就是一团波。我很久之前有这种类似的感觉,就是当我脚踩大地的时候,大地显现。当我转过身去,另一边的世界就不可预知。有段时间,我以为我疯了。但我发现不是只有我有这样的思考。这一切都是量子物理学研究的范畴。有时候我们急于找一件东西,却怎么也找不到。而我们并不想用它的时候,突然就冒出来。是我们的眼睛出了问题吗?那么,在我们看不到它的时候,它去哪儿了?或者,当我们有某种意念,能使物质短暂消失,或者未知世界的力量。最近,我的同事遇到了一件古怪的事情。

小南是我同事,一个看上去非常朴实的姑娘,也有“插科打诨”的时候。她所经历的古怪,我们或许也都经历过。一天她专门请了假出去办事,这事需要用到她和老公两个人的身份证。当她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却翻遍了整个包包,都没有找到。一个人可能不太细致,但是她的老公也翻过那个包包,也没有发现。据说家里也翻遍了,终究没有找到。因为事情很急,所以已经决定重新补办身份证了,户口本也寄回了老家。第二天到公司上班,还拖我找人在报纸上登个身份证丢失的声明。但戏剧性的事情接着发生了,她在找纸巾的时候却在包里翻出了身份证。“失而复得”这种事情,虽然也常见,但这回太过诡异。如果说一个人找,没找到,那可能找得不细致,夫妻两个都找了,并且有意识地检查了包里有没有破洞,也没有夹缝。那么问题就来了,小南的身份证去哪儿了?

你是否对所在的世界产生怀疑,困惑,你对这个世界知道多少?很多事情我们无法用科学解释的时候就会归于神明的力量,比如“佛祖”“耶稣”“上帝”“神”。但是,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神,如何让我们内心真正安宁,究竟是如何起作用的?你读书的时候,有没有一个声音为你朗读,如果有,那么这个声音是你的吗?我曾经可以修饰这个声音,我可以让“它”听起来像是自己的声音,也可以像是“赵忠祥”“汪涵”“何炅”的声音,就是我在读一段文字的时候,有个声音陪伴着我,而这个声音可以是任何我想要的人的音色。就像现在人工智能的技术,云计算程序在大量分析一个人的语音素材之后就可以模仿一个人的发声。人本来能够识别不同人的音色,在意识里用特定人的音色朗读任何一段文字。只是人工智能不但能够合成,还能输出。而只有少数人“那些模仿达人“能够输出他意识里合成的语音。什么是真实的?人的意识到底有多大的潜能?这是个很有价值也很深奥的课题。也许“意识可以撼动物质”,“有人用意志力移动了“身份证”,这是第一种假设。还有人类能看到物体,作为观察者,这个“观察者”,究竟是“大脑皮层”还是“视网膜”或者“眼睛”?有一个很有趣的实验,有人把一段原本通顺的话打乱了顺序,结果大多数人都能用正确的语序读出来。因为我们根深蒂固的语法规则让我们知道什么才是对的语序,我们的大脑会主动矫正所看到的句子。人类的大脑,所能处理的信息流是庞大的,或许出于某种不自知的情绪,干扰了眼睛所看到的,就像用一张“记忆中的图像”替代了“当下的图像”,那应该是一种“过去”影响“现在”,因为很多情况下,人并不能真正的区分,什么是真实的现实,什么是过去的记忆,这是第二种假设。还有可能就是“身份证”穿越了平行宇宙,能够解释这一切的只有“量子力学”的“多世界”解释。在20世纪50年代,有的物理学家在观察量子的时候,发现每次观察的量子状态都不相同。而由于宇宙空间的所有物质都是由量子组成,所以这些科学家推测既然每个量子都有不同的状态,那么宇宙也有可能并不只是一个,而是由多个类似的宇宙组成。物理学中著名的“单电子双缝干涉”实验正是微观粒子运动不确定性和随机性的体现。在这个实验中,单电子通过双缝后竟然发生了干涉。在经典力学看来,电子在同一时刻只能通过一条缝,它不可能同时通过两条缝并发生干涉;而根据量子力学,电子的运动状态是以波函数形式存在,电子有可能在同一时刻既通过这条狭缝,又通过那条狭缝,并发生干涉。埃弗雷特进一步提出:人们的世界也是叠加的,当电子穿过双缝后,处于叠加态的不仅仅是电子,还包括整个的世界。也就是说,当电子经过双缝后,出现了两个叠加在一起的世界,在其中的一个世界里电子穿过了左边的狭缝,而在另一个世界里,电子则通过了右边的狭缝。那么依照这种理论,才能够解释“小南的身份证”去哪儿了。在“小南”找身份证的时候,叠加的“身份证”量子形态短暂发生了改变,隐藏在平行的“另一个空间”。


上一篇:假离婚:拜金主义与安贫乐道的撕裂 下一篇:我的意识流思考(一)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