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 山西乡土文化诗 > 杂文随笔 > 文章内容

在路上

作者: 张慧丽 来源: 时间: 2016-04-03 阅读: 在线投稿

灯下樱花

门口的樱花开着,一朵朵的花团锦簇。路灯蜿蜒在夜色里,灯火辉煌的美。我喜欢清晨的迎春北街。微凉的味道飘荡在阳光里,是让人舒服的冷。树的躯干一人才能环抱着,从躯干分出去的枝枝叉叉在天空里成伞状的散出去,远看,整个天空都是新鲜的黄绿色。整个街道都充斥着生命的颜色。

在路上,我的思想常是漫无边际的,我会忽略跟我一起行走的人,一言不发的想,从南唐想到北宋,想到民国,想到70年代陕北的农村,想到小时候,想到这几年的光阴,然后眼睛落在我前面长发及腰的女人身上,看她白色的线衫,黑色的短裙,忽然觉得自己也少一条新裙子,黑色的,像她这样穿着,行在夜色里,一定很美。

天气渐渐的暖和起来,路的两边到处都是聚在一起推杯换盏的人,不觉想起两句词来,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人们已经和夏天一样,坐在灯红酒绿的招牌下,到处都是流光溢彩闪动着的霓虹。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坐在一桌男人当中大声的笑,于是风尘毕现,她们那么游刃有余的周旋一桌男人之间。早就练的如同土豆一般,或许跟极胖的伙夫,她们会研究菜色,跟不得志的政客她们能聊两句政治,再或者对于年轻的没有忍住诱惑文艺范的小职员,她们还能聊两句再别康桥。我想她们必然不懂,但她们必然觉得自己懂。最基本,再 别 康 桥四个字总是认得的。这年头,只要一百度,便知是谁的诗。于是伪装一个文艺青年也未可知。

就这样一直走,极慢。立交桥上照例是鼎沸的人声。这下面聚集着这个城市最底层的劳动者,他们看起来粗手笨脚,却都勤劳勇敢,偶尔有些小聪明,也是为了多赚一点钱,在这个难活的世上更好的前行。偶尔有一个女人复了秤,小摊上的摊主立刻满脸推笑的将短下的斤两补上。我尊重这样的劳动者,因而包容他们的小聪明。一个挣扎在社会最底层讨生活的人,必定是不容易的。毕竟,我还有个小店可以打理,虽然赚的不多,却风不吹雨不淋。还有尊严。这样热闹非凡的场面,忽然又让我想起了平凡世界里的揽工汉,他们累了还可以唱唱信天游,管你对面是做饭的小姑娘,还是城里师专的大学生,一句,妹子,看上了就下来,众人大笑,也足以解忧。

写着写着,我笑了。是真的笑,卸除了一天的疲累。为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淳朴。为了那句,妹子看上了就下来。


上一篇:夜诉 下一篇:不爱他时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