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 山西乡土文化诗 > 影视创作 > 文章内容

谁是兄弟,谁是姐妹

作者: admin 来源: 时间: 2016-02-26 阅读: 在线投稿
                                 《谁是兄弟,谁是姐妹》
                                                                           编剧:李维康

角色设定:
孟云:女,安徽籍,23岁。大学毕业一年,编剧,自由撰稿人,性格外向,乐观开朗,喜欢音乐 。固定的工作地点是一家咖啡厅(店名待定),给《浮萍诗刊》杂志社专栏供稿,写一些上不了荧幕的影视剧剧本,宣传片的剧本。除此之外,偶尔给几家报社写民生新闻。
觉晓墨:男,安徽籍,24岁。大学毕业一年,90后作家,性格内敛。和孟云一样,在同一家咖啡厅写作,专写影视剧,不过基本上没怎么播出过。出过几本诗集和几篇小说,在文学圈里小有名气,希望能在文学事业上有所进步。
康晓东:男,山西籍,24岁。曾经是大学图书管理员。双重性格,工作勤奋。大学毕业一年,换了第三份工作,第一份和第三份工作一样,只不过不是以前的公司了。第二份稳定的工作是在北京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做校对编辑,之前还做了十天左右的群众演员。梦想是做一名导演,拍电影,不过这条路似乎并不顺利。喜欢篮球和唱歌,经常光顾KTV,有很多梦想,想做的事情很多,情绪化。
(以上三人性格各有差异,不过他们有共同点:善良、勇敢、坚毅。)
李丽萍:女,安徽籍,22岁。大学毕业一年,政府公务员,业余时间经营一家服装淘宝店。爱好摄影,好吃美食,喜欢自拍,社交名媛,不乏追求者。有一点小小自恋和骄傲,大学和康晓东同班,是康晓东心目中永远的女神。
李小娟:女,安徽籍,23岁。大学毕业一年,康晓东曾经的同事,人长得漂亮,最喜欢的花是彩虹玫瑰,最大的梦想就是在情人节能收到一捧彩虹玫瑰,现在在一家商场做销售。
任   义:男,安徽籍,22岁。大学毕业一年,康晓东大学期间的室友,文艺青年,最拿手的一首歌是林宥嘉那首《说谎》。毕业之后换了几份工作,现在经营一家西餐厅。
周雁翎:女,河南籍,23岁,大学毕业一年,和觉小墨、康晓东是校友,现在是某地联通公司职员。
章  强:男,安徽籍,23岁,雁翎的男朋友。大学毕业一年,现在的职业是婚纱影楼的摄影师。
 
字幕:一年前
 
幕起:2011年仲春雨后湛蓝的天空,学校篮球场上的水刚蒸发干净,微微泛潮。远处的树木花草红绿相间,分外惹眼。足球场上,康晓东、觉晓墨聊着彼此的梦想,期待着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旁白:当时青春稚嫩的我仿佛无所畏惧,一切事情在我看来都那么轻易就能办到,未来的一切似乎都很美好。在这个校园里,丽萍的出现,让我的心澎湃了很久,小墨的存在,让我看到一部分的自我。他们对日后我的人生轨迹产生了很大影响。
 
场1 日/外 足球场的草坪
康晓东:小墨,我们认识有一年了,在这一年,我从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可是以后毕业不知道还能不能在一起了。
觉小墨:其实,我也一样在你身上学到很多,你比我勇敢,比我潇洒,敢爱敢恨,有大志向大报负,能看出来,你是做大事的人。
康晓东:呵,哪里啊,过奖了,高抬我了,兄弟实在受之有愧!
觉小墨:真的,我没跟你开玩笑,等毕业以后,如果你混得好,别忘了兄弟我。
康晓东:必须的,怎么能把大作家给忘了呢。兄弟,君子一言……
觉小墨:驷马难追……
康晓东:待会儿我去打篮球,你呢,今天还有文章要写吗?
觉小墨:对啊,还有两篇杂志的约稿还没完成,明天要交稿了,不交稿的话,下个星期的生活费又要找你了。
康晓东:得,你还是赶快写完吧,还是在那家咖啡厅吗?
觉小墨:对,还是老地方,你打完球洗个澡过去找我。
康晓东:好嘞!
 
场2 傍晚/内 xxx咖啡厅
 
【小墨在咖啡厅写作,喝了一口咖啡,晓东进场,小墨站起迎接】
觉小墨:来了啊,吃饭没有?
康晓东:还没呢,饿死我了,打篮球好累的,现在还腿还酸呢。你怎么样,写完了吗。
觉小墨:给我两分钟,写完咱们去吃饭。
康晓东:好,两分钟就两分钟,一秒不多,一秒不少。【拿出手机掐表】
【此时,孟云带着电脑包进了咖啡厅,在小墨的邻桌坐下。孟云打开电脑,打开一个文档,屏幕显示《腐宅萌集中营》,编剧:孟云】
 
觉小墨:晓东,好了,去吃饭吧。(收拾电脑)
康晓东:去哪家呢?
【小墨和晓东正起身往外走,小墨的眼神一瞥,看到孟云的屏幕】
觉小墨:哎,晓东,等一下。
康晓东:怎么了?
【小墨走到孟云的身边】
觉小墨:美女,打扰一下,请问您是编剧吗?
孟  云:编剧,小编剧而已,有什么事吗?
觉小墨:是这样,我是个小小的作家,前两天有人托我写个小品,我在这方面不太擅长,我看您是写影视剧的,一个小品对您不难吧。您能不能帮我指导一下?
孟  云:哦,这样啊,好说好说,您写过什么作品啊,能让我拜读一下吗?【微笑】
觉小墨:写过两篇小说《留在夏天》《窗台上的花》回头我发您邮箱,您给雅正一下。【微笑着】
孟  云:不敢,不敢,提点建议还行,还没请教您贵姓呢?
觉小墨:哦,免贵姓觉,名小墨。不过我这姓属偏姓,就是这姓人很少,百家姓里都没给编进去。哦,旁边这位是我的朋友叫康晓东。
康晓东:康晓东,你好。
孟  云:哦,你好。我叫孟云,小编剧一枚,平时没课的时候,兼职给人写剧本。
康晓东:哦,我们现在去吃饭,你吃过没有,要不然一起去吧!
孟  云:好啊,反正我朋友临时有事不能陪我了,大家就一起吧。
觉小墨:这样,我们去吃烧烤吧,怎么样?
孟  云:同意。
康晓东:赞成。
 
场3 夜/外
【学校外边的烧烤摊,很多同学三三两两的说说笑笑】
烧烤妹:三位坐这边吧。现在要点餐吗?
康晓东:先来瓶啤酒吧,哎,孟云你能喝酒吗?
孟  云:哦,能喝一点儿。
康晓东:少喝点就行。服务员,三瓶啤酒!
觉小墨:这阳春三月,吹着晚风,吃着烧烤,喝点儿小酒,惬意的很。
康晓东: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怎么竟抢我台词呢。
孟 云:你们认识很久了吧,咋这么默契呢。
觉小墨:你不知道,刚来合肥,到学校报道的时候,就在火车站遇见了。这小子提着一公文包,穿一身黑西装,跟个老板一样。谁能想到,居然跟我一个学校的。
康晓东:还说呢,你那时候,能好到哪啊。扛着一麻袋,瘦的跟猴一样,不是我好心帮你一把,你能到学校吗?
觉小墨:行行行,您大好人一个!这片儿翻过去了。
孟  云:啊,你们是安徽人吗?老家哪的?
觉小墨:我是安徽亳州的。
康晓东:我是山西临汾翼城的,小县城。
孟  云:山西,山西人挺有钱的吧!那里煤矿多吧!
康晓东:我们那里以前到处都是小矿,开采技术不高,浪费严重,还容易造成滑坡、塌方。
现在,国家很重视这块,省市领导抓得紧,小矿都关停了,这两年,环境也好了,天空也又变蓝了。说山西人有钱,都是少数人有钱,你还不知道二八定律吗。
觉小墨:孟云,你哪里的?
孟  云:我啊,是淮南的。
康晓东:来,我们喝一杯吧,为我们今天的相识!友谊万岁!
觉小墨:友谊万岁!
孟  云:友谊万岁!
烧烤妹:三位吃点什么呢?这是我们菜单。
【康晓东接过菜单,递给孟云】
康晓东:孟云,你先点吧。
孟  云:好嘞,我要三个烤肠,另外金针菇,蘑菇,各一份。晓东,你来点吧。
康晓东:我来这个,韭菜一份,豆腐皮一份,馒头干一串。小墨。
觉小墨:你都是素的,那我来荤的,鸡翅,鸡脖各一份。
康晓东:哎,孟云,你手机号多少啊?
孟  云:你几号,我拨给你。【孟云拿起手机拨电话】
康晓东:182****0943.
孟  云:过去没?
康晓东:恩,有了,是这个,136的吧。
孟  云:对。
【三个人,说说笑笑,时间到了晚上22:30】
孟  云: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觉小墨:好,我们压着马路,数着星星,告别今天的月亮,准备迎接明天的太阳吧。
康晓东:好,我们就压着马路,踏着星星,进入甜美的梦乡,去憧憬美好的明天吧。
【三人远去的背影】
 
场4 日/内 早间9点 5号男生公寓楼
【康晓东盯着电脑屏幕上李丽萍的照片发呆,寝室共有6个人,四个玩游戏,一个在看海贼】
仁  义:寝室长,干什么呢,这楞了可有十分钟了吧,想啥呢?
康晓东:哦,没什么,想家了。
仁 义:拉倒吧,还想家,你可是说过,你不是恋家的人啊。我知道,你不就是想人家李丽萍吗?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康晓东:哪有,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别瞎说。
仁  义:还死不承认,不想人家,干嘛连屏保照片设置用人家照片啊?
康晓东:人长得漂亮,我愿意,看着养眼,延年益寿行了吧!
仁  义:行行行,有什么不行的。哎,快看,QQ闪了哎,人找你呢。
【电脑屏幕上丽萍给康晓东发了抖动窗口】
李丽萍:下午有空吗?
康晓东:有啊,闲着呢,什么事啊?
李丽萍:听说下午篮球队要选新人,你要不要尝试一下去参加选拔?
康晓东:我,我就初中的时候打过校队,高中心思都花文学上了,现在也就是瞎玩。
李丽萍:你那么喜欢篮球的话不妨试一下啊,我去给你加油啊。
康晓东:这样啊,嗯……好吧,考虑一下。反正选拔明天才截止呢。
李丽萍:好吧。
【康晓东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怀疑自己的篮球技术,和不出众的身高,但是他又想到丽萍能在现场为他加油,越想越觉得应该尝试一下。于是,他打电话给丽萍】
李丽萍:hello,又忘说什么了?
康晓东:我想了一下,下午陪我参加篮球队的选拔,怎么样?
李丽萍:好啊,想清楚了吗?
康晓东:想清楚了吧,尝试一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李丽萍:行,那下午篮球场见喽。
 
场 5 日/外 下午3点 篮球场 
【很多学生围着球场观看,篮球队的选拔正在进行,有几个参选队员在绕着篮球场跑步,有人在做俯卧撑】
李丽萍:快来,这边报名,填表啊。
康晓东:哦。
【谢鹏飞(篮球队队长,绰号直升机)带着队员帅气出场,围观的同学热烈鼓掌】
谢鹏飞:今天,我们篮球队要选拔这届新队员,刚才所有报名参赛的总共是二十人,这里有20张扑克牌,黑色十张,红色十张,你们从中抽出一张,红色的一队,黑色一队,两队将于今天下午和明天下午进行两场比赛。你们要自己选出一名队长,决定你们在比赛中的位置和出场顺序。
现在开始抽牌。
康晓东:场面很大哦,看这些人都是高手啊,压力山大啊。
李丽萍:没关系,尝试一下嘛,你那一招不是很灵的吗?
康晓东:一招鲜,吃遍天啊,现在不行啊,那招难度太大,真打起比赛,很费力的,只靠那一招,不行的,累都累死了。
谢鹏飞:康晓东,来抽牌。
康晓东:红色哦,注定一场血战喽,祈祷别挂彩。
李丽萍:说什么呢,哪有你这样的,真晦气。不盼点好。
【选拔比赛激烈紧张,康晓东拿下了第一天的比赛,进入第二关】
 
场 6 日/内  早间8点半
 
【觉小墨、孟云在咖啡厅讨论小品的创作,觉小墨穿着白色休闲服,带着顶帽子,孟云着一身豹纹皮衣】
康晓东:你们好早,这么用功啊。
觉小墨:当然,赚钱的事能不用功吗?
孟  云:听说你去参加篮球队选拔了?怎么样?
康晓东:今天下午过了第二关就能正式成为队员了,你们可去给我加油?
觉小墨:想得美,我还要完成这个小品,孟云要陪着我完成这个小品,你不是有李丽萍给你加油吗,我们去干嘛?
康晓东:得,算我没说。
孟  云:听他瞎说呢,我去,不过得完成这个小品,我看我们这进度估计明天能完。
康晓东:你厉害,你比小墨还毒,我看你们俩挺有默契的,这才认识几天啊,孟云,你这是第三者懂吗,你不能横刀夺爱啊,损了你编剧的名声啊。
觉小墨:开什么玩笑呢?再乱说我咬你信吗?就你要出现在孟云的电视剧里,一定活不出一集。
康晓东:不至于吧,人孟云心地善良、貌若天仙,怎么能跟你一样残害青年,惨无人道呢?
觉小墨:谁残害你了?我们只不过讨论一下剧本的角色而已,怎么就成残害你了,就这角色也不一定要你。
孟  云:行了,别贫了,咱赶快把这小品弄完吧,明天人家就要彩排了。
康晓东:你急什么啊,人小墨都不急。怎么他的事这么上心啊。篮球场给我捧个场都不去。
孟  云:哥们,我去了不就跟个柱子一样往那一杵,有什么劲啊。你这还没入篮球队呢,你要是真进去了,你每场比赛我都去怎么样。
康晓东:这话好听。先这么招,我先撤了,下午还要参加淘汰赛呢,我得好好儿养精蓄锐。
觉小墨:赶紧走,赶紧走,我这忙着呢。
康晓东:那成,孟云,我走了,你帮我好好照顾他哈。
 
场 7 日/外 篮球场 下午3点
 
【很多学生围观,谢鹏飞和队员们在打篮球,康晓东也在,丽萍也在场边给康晓东加油】
谢鹏飞:今天下午,是5V5的淘汰赛,赢的一队将成为新一届正式队员,败的一队根据综合表现情况,择优选一人成为正式队员。你们准备好了吗?
众队员:准备好了。【大声喊出来】
谢鹏飞:好,淘汰赛现在开始。【吹响了比赛开始的哨音】
【比赛情况很精彩,康晓东的红队开局不是很好,但后来居上,中场两队实力相当,难分伯仲】
谢鹏飞:想不到这届队员素质这么好!说不定能有几个好苗子,今年的CUBA,我们有希望了。
副队长:先别着急下结论,先看看再说。
【两队你来我往,比分差始终在2到3分,一直到第三节结束,第四节开局,康晓东那队有队员好像体力不支,渐渐失利,到最后五分钟,落后8分。李丽萍在旁边看得揪心,为康晓东捏一把好,喊了一声晓东加油,康晓东分了神,对方又进了一球。于是红队叫了一次暂停,此时分差达到十分了,比赛时间仅剩3分50秒。暂停间隙,李丽萍跑到康晓东身边】
李丽萍:对不起,让你分神了。
康晓东:没事,还有时间,你忘了我还有绝招没用吗?
【暂停过后,红队持球进攻,康晓东示意队友把球交给他,康晓东接球后运球绕过对手三名防守队员,在距三分线一步的地方转身腾空旋转360度滞空,将球抛出,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谢鹏飞,李丽萍,副队长,很多双眼睛盯着,仿佛时间凝结一般,大家眼睁睁看着球进了篮筐,掌声四起,此时还有3分25秒,分差缩到7分,队友被康晓东刺激的来了一股力量,在对方进攻时,腾空抢到球,背传球给康晓东,又来了一个腾空旋转360,还进的是三分球,时间还剩2分钟,分差缩到4分】
谢鹏飞:这康晓东够可以的,这动作难度系数这么高,他居然连着进了两个球,不过其他方面还有待提升。
副队长:这种队员,往往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留下吧。
谢鹏飞;比赛还没结束,如果红队赢了,他自然能留下来,如果输了,不是还有一个名额嘛。
【比赛持续中,最终红队还是一分惜败】
李丽萍:啊,怎么这样啊。【生气惋惜】
谢鹏飞:好,比赛结束了,黑队的五名队员成为篮球队正式新成员。刚才我说过,输的红队中将有一个名额进入球队。通过我们的综合数据和观察,这个幸运儿是……
李丽萍:会是他吗。【心里想】
谢鹏飞:是红队的康……晓……东。
康晓东:yeah!【走到李丽萍身边】
康晓东:怎么样,我说我的必杀技很灵吧。谢谢你支持我,不是你的提议,哪里有现在啊。我们怎么庆祝啊。
李丽萍:庆祝呢,安排到明天了,今天你刚打完球,回去洗个澡,休息下吧。
康晓东:为什么安排到明天呢?
李丽萍:因为明天有雨啊。【天真可爱的】
康晓东:什么,明天有……雨。哎,什么逻辑啊?
李丽萍:明天有小雨,适合吃火锅啦。
康晓东:哦,这样啊。那好就明天吧。
 
场 8 夜/内 晚间7点 图书馆 日光灯
【康晓东在图书馆报刊阅览室值班,只有他一个人,空荡荡的。周雁翎进场】
康晓东:雁翎,一个人啊,章强呢?
周雁翎:刚吵了两句,一个人走了。
康晓东:为什么啊?
周雁翎:上周末。我们回老家一趟,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在火车上把电脑给丢了,一丢丢两个,他的和我的都丢了。银行卡钱包都被拿走了,还好身份证还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充满了委屈,继续说道】现在身上就几块钱了,章强身上也没多少钱。
康晓东:你们就因为这个吵架。
周雁翎:恩,丢了东西,我们心里都心疼难过,也没办法跟家里人说,然后相互抱怨了几句。你说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可能那天晚上睡得太死了。现在,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康晓东:你是说,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周雁翎:嗯。【眼泪夺眶而出,无声的哭泣。康晓东抽出餐巾纸,递给雁翎,眼里涌现一丝悲悯】
康晓东:这样吧,我身上也没什么钱,但请你吃顿饭还是可以的。反正现在阅览室没什么人,你吃什么,我去餐厅给你买。
周雁翎:就吃碗面吧,蛋炒面就行,我以后有钱还你。
康晓东:恩,你等会儿,我这就去。
 
场 9 夜/内 餐厅 日光灯
【餐厅还有人就餐,学生们聊天说笑,嘈杂声】
康晓东:帅哥,蛋炒面一份,带走的。
顾俊涛:好的,前边还有两份,等会儿哈。【顾俊涛,餐厅炒面的厨师,人很帅】
康晓东:行,我下去超市买瓶水,待会过来拿。
顾俊涛:好的。
【康晓东去超市买了红绿茶各一瓶,还有一包饼干】
康晓东:帅哥,好了没?
顾俊涛:马上好,炒着呢,带走是吧。
康晓东:嗯,带走。
顾俊涛:给,慢走啊。
【旁白:康晓东,拿到炒饭,一路跑到图书馆,因为,他知道挨饿的滋味,他感受过。他非常乐于助人,因为他知道,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自己怎么对待他人,他人就会怎样待你】
 
场 10 夜/内 图书馆报刊阅览室
 
康晓东:雁翎,蛋炒面,还热着呢,趁热吃吧。
周雁翎:你还买水了!
康晓东:只吃面太干了,喝点水吧。这包饼干一会儿带回去吧。
周雁翎:我发现你人挺好,对朋友比对自己还好。
康晓东:我妈曾经曰过,在幼儿园里大的都是哥哥姐姐,小的都是弟弟妹妹。我一直记得呢。
周雁翎:可是现在你都大学了快毕业了。【笑】
康晓东:其实,助人为乐嘛,谁还没有落难,遭遇挫折的时候,如果你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帮了他,将来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也会有人愿意帮你的。再说了,我是你哥们儿,你是我姐们儿,这都是分内的事。
周雁翎:你知道吗,你这个人有个缺点,就是对人太好了。现在的社会多复杂啊,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很可能被骗的。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康晓东:别光说了,快点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周雁翎:哦。
 
场 11 日/内 晨 9点 小雨 火锅店
 
【康晓东、李丽萍顶着毛毛微雨进了火锅店,选了靠窗的位置】
 
李丽萍:怎么样,这微微细雨,看着窗外的美景,吃着火锅的日子才是好日子啊!只可惜,要是对面是我男朋友就更好了,今天就先将就了。
康晓东:这话说的,不行你打个电话,让他飞过来,我撤走。【淘气】
李丽萍:哎,那我真打了。【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康晓东赶紧夺过手机】
康晓东:还真打啊,今天我是主角好吧。手机没收一小时,别谈条件。
李丽萍:我没打算真打,逗你玩儿。醋劲儿不小啊。
康晓东:当然了,我是山西制造,从小就在醋坛子里泡着的,小的时候都不怎么吃菜,就吃小葱拌豆腐长大的。
李丽萍:我可是跟你说几百次了,我们之间不可能有结果,就做朋友不好吗,就一直像现在这样。
【康晓东表面上没反应,其实心里还是有一丝寒意,但他知道,他就像血色浪漫里的钟跃民,虽然喜欢周晓白,但更喜欢自由,他对自己的人生还有着更多的期许,也觉得自己的人生会有更多的可能性,真得在一起,或许,未必有现在这样的纯洁和美好。这也是他之后能北漂的隐形因素】
康晓东:一位哲人曾经说过:“我爱你,与你何干?”你可以选择拒绝我,但是你无法剥夺我爱你的权利。这并不矛盾。
李丽萍:不懂!你这人太与众不同了,思想又很极端,让人没安全感。
康晓东:谁能想到人生的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像是一块巧克力,没有亲自把它放进嘴里尝一口,谁都不知道它的味道。汤姆汉克斯的《阿甘正传》的经典台词,也许,下一秒你就觉得我很有安全感了。
李丽萍:不过现在还没有,来吃这个,很好吃的【夹起菜放到康晓东的盘子里】
旁白:大学的美好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他们都毕业了。康晓东和李丽萍还是没能在一起,他们约定做一辈子的朋友。毕业后,康晓东进到一家传媒公司,在那里,他遇到了李小娟,催动了他去北京闯荡的决心。
字幕:2013年8月 合肥  某文化传媒公司
场 12 日/内 
康晓东:我决定到北京去闯一闯,我很喜欢电影,也想拍电影,有个剧组在招导演助理,我想去试一试。
李小娟: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康晓东:我想抱着你,对你说我爱你,可是我不能做。
李小娟:你刚不是说了你爱我嘛。
康晓东:那不一样。我说的是很正式的那种。以前对李丽萍也是那样,可能有一点自卑吧。也有一点害怕,我害怕被拒绝,害怕到最后大家连朋友也没得做。另一方面,我很清楚,我的心还没有定下来,更渴望人生有多种可能性,还不想过早的给人生定得死死地。我的未来不确定,所以不会让人有安全感。
李小娟:你是那种不走寻常路的,与众不同,特立独行,很多时候都不知道你做的事情到底有什么意义,可你依然乐此不疲。总是把原本安逸的生活搞得七零八落,也许,那样你觉得刺激吧。
康晓东:不知道。反正就是不能太安逸了,不是有句名言:人活着就得折腾嘛。
李小娟:其实你是什么人,你自己已经分析得很透彻了,既然梦想对你那么重要你就去实现它吧。你要混得好了,别忘了我就行,当了大导演,给个小角色就好。【微笑着】
康晓东:我不确定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如果老天真的让我实现梦想,那一天,我请你到北京玩个痛快。
旁白:康晓东嘴上那样说,但他心里清楚,希望不会很大,只是他不想还没有尝试,就否定一条路,他带着热忱的一颗心,踏上了北漂的旅程。
 
字幕: 2013年9月28日 北京 怀柔某影视城
场 13 日/外  夜   
 
【一部抗战电视剧正在拍摄,导演,助理,主演,群演,摄像师都已就位,康晓东扮演的角色是一名普通的八路军战士,即将拍的这一场,动作很简单,就是跟在连长后边跑就行。但是夜色已深,灯火能照亮的地方有限,还有重叠的阴影。康晓东的近视已达到600度,在这种灯光下,没有佩戴隐形眼镜,又不能带戴有眼眶的眼镜,因为会穿帮。摘掉眼镜,两眼一摸灯下黑。在拍摄中,他崴到了右脚,脚踝肿得很大,很痛苦,他差点就留下眼泪。剧组派人派车到最近的医院。给康晓东做了x光检查】 
 
医生:骨头没事,但韧带拉伤,恐怕要休息两周,不能多走动,参加拍摄是不行的。
小张:哦,骨头没事就行。拍摄战争戏,经常有人受伤,最怕的就是伤到骨头。
医生:那肯定的,伤筋动骨一百天呢,这临时群众演员还好,这要是主角伤到,不得耽误拍摄进度吗。
【康晓东回到住所,跟经纪人商量】
康晓东:反正我这脚不能参加拍摄,这两周我就休假吧,明天我就收拾东西到朋友那住段时间,逛一逛北京城。
经纪人:行。
【那天晚上,康晓东想了很多。他想起就在昨天,一个群演A因为没跟上队伍,走散了,一夜未归,回来后,经纪人狠狠地揍了他一顿,旁边跟经纪人混得好的几个,一起用脚踹A.康晓东本来是应聘的导演助理,可是,前提是先干群演,熟悉剧组的各部门,而且要半个月。这到也没什么,可是这样的管理方式,这样的经纪人,他没办法接受。他表面上对经纪人很礼貌,但内心里是深深地厌恶和憎恨。他想起那天小张对他说的】
小张:在这个圈子里,很多都是有文化的流氓。
康晓东:为什么这么说呢。
小张:现在影视剧的商业化大潮来的迅猛,制片人投资是为了收益。所以,拍摄进度抓得很紧,有时候一个镜头拍很多遍拍不好,导演就火了,火了就要收拾副导演,急了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副导演就要把火撒到经纪人身上,经纪人最终把火发到你们这些群演身上,什么难听说什么。所以要当好导演助理,你就必须能受人气,沉得住才行。所以,大家才说这些人都是有文化的流氓,其实他们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有北影的,上戏的,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康晓东:这样啊。
【这和康晓东想象的所谓剧组不一样,虽然他确实参加了电影的拍摄,也见到了几个明星和导演。但这样下去得耗到什么时候,他接受不了那些人粗暴的方式,也没那种拉帮结派的心机。他想,这样是不行的,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离开剧组,另寻机遇。次日一早,他敷衍着跟经纪人打了声招呼,拖着行李箱,没有回头,自由而去。】
 
场 14日/外 日 北京某十字路口
【康晓东孤身一人拖着行李箱,诺大的北京城,哪里才是他歇脚的地方。他走了很久,很累很疲惫,这个时候要是有人能帮他一把该多好,他突然想到一个人,张洋,他的高中同学。于是他拨通了张洋的电话】
 
康晓东:喂,张洋,你在哪儿呢。
张洋:北京房山,你呢。
康晓东:我到北京了,刚来还没有住的地方,工作还没找到,你那儿方便我住几天吗?
张洋:哦,行是行,可我这边是郊区了,有点偏僻,离市里远。
康晓东:没关系,有张床睡就行了,偏僻一点儿没事。
张洋:好吧,那你过来吧。我把地址发给你。
【康晓东在张洋那里住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他吃的用的都是张洋张罗的。张洋在工地给人做杂工,干得是体力活。康晓东心里感到一丝愧疚。他知道,干体力活是多么不易。夏熬三伏,冬练三九。所以,他急切地需要一份工作,不只因为觉得亏欠兄弟,他心里更牵挂的还是家里患高血压的爸爸。后来他找到一份校对编辑的工作,一个月拼死拼活,有时候一个月只休息一两天,拿着3000多的微博薪资,独自在北京这座都市里,为着一个执着的梦想,继续苟活。直到有一天,小墨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场 15 日/内 
【不到十平米的面积,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东西凌乱地散在床上桌子上】
康晓东:小墨,你现在在哪啊?打电话有事吗?
觉小墨:我之所以打电话是想证明一下,你还活着吗.【坏笑】
康晓东:那你已经证明了,就没什么其他事?
觉小墨:怎么样,在北京还好吗?
康晓东:还好,暂时死不了。只是一个人也有时候会觉得孤单无助。
觉小墨:不如你先回合肥吧,我让孟云也过来,我们三个一起干点什么。
康晓东:干什么呢,想好没有?
觉小墨:还没有,这不是想让你过来,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吗。
康晓东:孟云什么意见,她能过去?
觉小墨:这主意就是她出的,我觉得不妨试一试。再说,只要咱们三儿在一起,有什么过不去的坎,那些烦恼啊,不顺啊,一起抛到九霄云外吧。
康晓东:好吧。我这工作,干得也挺郁闷的。只有工作,没有生活,乏味的很。
觉小墨:那你考虑考虑,不然先回来。
【康晓东心里又不安定了,他想起曾经三个人的快乐时光,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学校,回到了那段美好的时光。就在康晓东准备回合肥的时候,一件他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康晓红:哥,咱爸的病情又严重了,你快回来看看吧。【哭着】
康晓东:什么,好,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回去,有事给我打电话。
【康晓东的心里顿时充满了愧疚,眼泪夺眶而出,泪水浸湿了枕头。这天晚上他一夜没合眼,怎么多睡不着哦。次日康晓东到公司急急递交了辞职信,结了最后两个月的工资5000元,就奔火车站而去。他飞快地跑着,脸上充满了焦急的神情,踏上了回乡的列车】
 
字幕:2014年6月3日 山西省临汾市某县城 
场 16 日/内   县医院病房
【康晓东紧紧抱着躺在病床上的爸爸】
康晓东:爸,你怎么了。
康爸:我……【说话含糊不清】
康晓红:那几天连下了几天雨,爸不小心感冒了,高血压转成脑梗塞了。
康妈:康娃儿,你出来,妈跟你说。【康妈刚哭过一场,眼角还湿润着。把康晓东叫出病房,带到走廊的拐角】
康妈:康娃儿,昨天晚上你爸病得很厉害,我以为他过不去了,就把你叫回来了,都把人吓死了。
张医生:幸亏你们送得早,再晚一会儿后果不堪设想。年轻人,以后不管在哪里,多想着父母,你看他们头发都白了,以后这个家可就指望你呢。【张医生走过来说】
康晓东:嗯,我懂。【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康妈:康娃儿,你就在家住一两个月,等你爸稍好点,你再出去吧。
康晓东:嗯。
康妈:医药费,你大伯出了一大半,咱家里没拿多少钱。你以后要记得大伯的好。你和晓红的学费,还有你以前看病的钱都是你大伯给出的。现在你爸这事又是你大伯出了大头儿。
康晓东:妈,我知道。大伯帮我们够多了,我手上还有5000块,能花一阵子。爸稍好一点我再出去。
【康爸这场病,行动已然不方便,走路吃饭都要照顾着,康晓东的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和担心】
 
字幕:半月后
【6月中下旬,山西的小麦都熟透了,遍地金黄,夏收工作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场 17 日/内 康晓东家
【康晓东的家,院墙是只用砖堆起来的砖茬,大门是用细圆木捆扎起来的。西边有很小的羊圈,有六只羊】
康爸:小麦熟了,你看河里那片地有没有收割机在?
康妈:我刚从崖上看了,有机子在下面。我跟康娃下去。
 
【康晓东和康妈去田里收小麦,回家的时候因为田间地头高低不平,农用机动车侧翻,压倒了康妈的脚,鲜血红通通地印了出来。虽然没伤到骨头,但短时间内是走不利索的。康晓东不得不在家继续待一段时间】
 
 
字幕:一个半月后
场 18 日/内 
【康爸的病情好了很多,能自己照顾自己了,说话也能慢慢说清楚了】
康爸:维康,我的病好的差不多了,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妈的脚也能走了。这两个月,你耗在家里,那点工资也花了一大半了,不能再跟家里耗着了。想出去就出去吧,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干,没啥前途。我是一辈子干了一辈子农民,你有文化,有知识,不能在家里荒废了。
康妈:康娃,你爸说的对,你应该出去做你想做的事,家里我照顾就行。你妹妹学校离得近,周末也能回来帮我干活儿。你就不要在家耗着了。
【康晓东觉得也应该出去了,毕竟一直在家,只有花的钱,没有收入,坐吃山空,也不是长久之计,他想起了小墨那次电话里说过的话。三日后告别父母,往合肥去了】
 
字幕:2014年8月2日 安徽合肥
 
场 19 日/夜 学校附近的烧烤摊
【觉小墨、孟云、康晓东三个人聊着合伙开工作室的事情】
觉小墨:你家里出那么多事,花了那么多钱,你身上没有多少钱了吧。
康晓东:是啊,身上就2000了,撑多久算多久吧。你们上次说要开公司,有具体计划了吗?
孟云:原本打算开公司的,后来想想我们的资金情况,注册资金就没办法到位。还是先开个工作室做起来吧,摊子弄小点。【把工作室成立策划书给康晓东】
康晓东:嗯,工作室虽然在经营上和公司相比有些不方便,但是限制少,业务范围广。
孟云:员工就是我们自己,也可以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一起做。这样人力成本上会省很多。
觉小墨:鉴于你的特殊情况,工作室的租金,我跟孟云先多出点。
康晓东:谢谢二位,来喝一杯,为我们即将诞生的工作室干杯】
【此时康晓东想起了周雁翎,心里想或许她能帮点忙。于是康晓东,拨通了电话】
周雁翎:喂,哪位?
康晓东:雁翎,我是晓东,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方不方便啊。【笑着】
周雁翎:说吧,要我怎么帮你啊。【淘气】
康晓东:我想开个工作室,租金还差点钱,你能援助点吗?【试探】
周雁翎:哦,差多少啊?账号号给我,我转账给你。【坚定】
康晓东:还差5000,你有吗?
周雁翎:有,你把账号手机短信发我,我转账给你。
康晓东:谢了,帮我大忙了,以后赚了还你啊。
周雁翎:哎呦,我这是帮我自己。还记得你说过吗,帮人就是帮自己。再说了,你是我哥们儿,我是你姐们儿,这都是分内的事儿。
 
闪回:场 9,场 10 
场 20 日/内 
 
【觉小墨、孟云、康晓东终于开办了一间工作室,魔云洞工作室。工作室,以另类的名字,引起广泛关注,凭借三个人的勤奋、勇敢、努力和智慧打造出一个出色的品牌,觉小墨的写作风格赢得广大读者的喜爱,由他给各公司写的各种宣传策划案,最终都取得良好的广告效果。孟云的编剧才能得到了淋漓精致的发挥,由她撰写的企业宣传片剧本,最终都拍摄得很成功,渐渐地有很多影视剧导演找她写剧本。觉小墨成功地向孟云表白,爱屋及乌,因为孟云喜欢上了编剧,开始尝试创作影视剧。而一直有着导演梦想的康晓东也实现了他的梦想,公司所有的编导工作都由他来主持,魔云洞工作室吸引了很多客户,生意越来越好,收入也越来越多。而三个人瞬间成为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他们的名字,一夜间,传遍了大江南北,魔云洞工作室的故事也在传媒界广泛流传。后来三个人一致同意,保留工作室,打消了注册公司的想法。后来有记者采访他们】
 
记者:康总,魔云洞工作室,可以说已经成为很多想从事传媒行业的年轻人想去的地方。但是大家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你们的工作室叫魔云洞工作室呢?
康晓东: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魔云洞三个字代表了我们三个人。“魔”谐音同“墨”指的是我们大作家“觉小墨先生”,“云”指的是我们“孟大编剧”,而“洞”谐音同“东”自然是指我康晓东了。
记者:小墨先生,据说这个名字是您给定的,而在之前还有一个名字是被您pass掉了,您能具体讲讲吗?
觉晓墨:是的,之前,我原本取得是“墨云”但是很显然“墨云”只代表了两个人,这样会让我们的康总心里不平衡。而叫“墨云东”又不太顺嘴,所以,最后就定成“魔云洞”了。这个切合了我们那时年轻人标新立异的精神,也代表了我们三个人的深厚的友谊和精神。
记者:孟总,我们知道,最近正在上映的电影《腐宅萌集中营》,编剧就是您。据说,这个剧本您大学的时候就写了。而这个剧本,对您有着特殊的意义,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孟云:是的,《腐宅萌集中营》是大学期间做兼职的时候写得一部剧,当时可能我的观念太超前了,公司没有采用。而今天它的上映,为我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我和小墨先生和康总的相识,正式因为这部剧。它给我带来了人生中出了爸爸之外最重要的两个兄弟,和我们深厚伟大的友谊,我感到自己非常幸运能在自己最年轻的青春里遇到他们。他们是我的兄弟,而我是他们的好姐妹。
 
【最终孟云和觉晓墨结婚,婚礼在北京举行,周雁翎和章强临时决定随他们一起也把仪式办了。康晓东没有忘记曾许下的诺言,邀请李小娟陪他一同出席婚礼。令所有人吃惊的是,李小娟单膝跪地,主动拿出自己设计的钻戒向康晓东表白。整个会场变得非常安静】
 
场 21 日/外 
 
李小娟:你愿意娶我吗?
康晓东:我……
觉小墨:说啊,快答应啊。
孟云:快说啊!【紧张】
康晓东:我……愿……意。
觉晓墨、孟云、周雁翎、章强:康总,要不然一起吧。你看小娟戒指都准备了。【李小娟温柔地看着康晓东】
现场司仪:朋友们,来宾们,人们都说好事成双,我们今天是天降三喜啊!让我们衷心地祝福这三对新人,已经站在了他们人生最为幸福的殿堂,我们首先请新郎用自己最温暖的双手为你们最美丽的爱人掀起最为圣洁的头纱,让她们焕发出最美丽的光彩。在这里我想告诉新郎和新娘,衷心地祝福你们,结婚是一种承诺,结婚延续的是相互一生的陪伴,这里包含了你们之间的相互安慰、帮助和爱,婚姻也代表着一男一女之间,建立了亲密无间的关系,然而这种亲密的关系不应该是你们中的一方变得软弱,相反它会令你们变得更加的坚强,那么在今天,在所有亲朋好友的共同见证和注视当中,请你们掌心相对,郑重回答我一下的问题:从今天开始,你们将骄傲地称呼对方一声丈夫,妻子,我想代表现场每一位来宾告诉你们丈夫的含义就是自己的男人,妻子的含义就是自己的女人,没有一生相爱的决心不能够成为夫妻,那么一旦结为夫妻,就不要轻易的去伤害你自己的女人和你自己的男人,你们愿意遵守这个伟大的誓言吗?(我们愿意)朋友们,掌声和祝福送给他们!
 
康晓东:小娟,我真的不知道,你会这样做,你居然主动向我表白。我真的太感动了。
李小娟:傻瓜,我不是说过的吗,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闪回:场12 日/内
康晓东:我决定到北京去闯一闯,我很喜欢电影,也想拍电影,有个剧组在招导演助理,我想去试一试。
李小娟: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康晓东:我想抱着你,对你说我爱你,可是我不能做。
李小娟:你刚不是说了你爱我嘛。】
【两个人会心地一笑】
康晓东:等会儿,我打个电话。【拨通了李丽萍的电话】
康晓东:姐们儿,我结婚了,不是不想邀请你,我也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向我表白,今天我是参加小墨的婚礼,是个意外。
李丽萍:哥们儿,还记得你写过一篇文章吗?《人生总有惊喜和美好的意外》。【笑着】
 
end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