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 山西乡土文化诗 > 散文精品 > 文章内容

夜不再漫长,却依然孤独

作者: admin 来源: 时间: 2016-02-26 阅读: 在线投稿

夜不再漫长,却依然孤独

                                                                                        李维康


现在已是凌晨两点的时间,众人皆睡我独醒。听着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看着台灯刺眼的光芒,还有飞虫绕着灯光打转儿,我的眼睛努力睁开着,明明很困,却不愿睡去。这应该就是所谓“晚睡强迫症”了。

我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毛病,而是许多人的通病。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的缘由,仅从自家的情况来分析一下自己的病症。我的晚睡来自于我的恐惧,不是因为害怕黑暗,而是因为看不到方向和未来,看不到那个远方更为优秀的自己。前几天,看了央视撒贝宁主持的《开讲啦》余秋雨先生的一期节目,颇有感触。大概意思是说不要把自己限定在一个圈子里,而要走出去寻找远方的自己。那个自己比现在的自己更为优秀,更为强大。而我恐惧的是,我走了这么久,依然找不到那个优秀的自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时间在消耗着我的精血,而生活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这是让我恐惧的。在没有一点改变的人生里,生活虽然平静却也乏味,总是少了许多滋味。我的晚睡,是一种极大的惶恐,极大的不安,不希望每一天就这样的结束。不敢结束每一天,总是觉得这一天有一些事情还没有发生,如果多等一秒,多坚持一秒,是不是就会发生些什么,改变些什么。

曾经有位很有风格的朋友,她叫做李钟哲。我曾在网络上表达过不愿结束今天的想法,她给我的回复是:“你不愿结束今天,而我不敢开始明天。”我想这大概是同一种心境了。

其实,我的这种恐惧在高中时期就已然开始了,关于这种恐惧实在有太多的话要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概括地说,和家庭、学校、社会有着极大的关系。在我高中时期,有一位教授数学的崔青龙老师,知天命之年,他曾作过一个形象的比喻“高考(分数线)就好像是血淋林的铡刀,一刀下去,有人欢喜有人忧”,被分数线切开的两端从此命运开始产生巨大的差别。其实在此之前,早就有了一种隐忧,加之一些杂七杂八的因素,还是没能考入当时所谓理想的学校。进入大学之后,这种恐惧就更明显了,这个时候,这样的铡刀越来越多起来了,经济支柱无疑是最锋利的一把刀。

在这样的时候,我总想着做点什么改变一下现状,到头来却发现,虽然看上去你有很多的选择,但事实上你只能选择一条道路,只能选择一种生活方式。这种选择貌似有着极大的偶然性,但最终都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个人的性格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而选择的结果,又会影响自己的生活环境,影响性格的变化,微妙难测。往往当你感觉到要发生一些变化的时候并不是改变的最佳契机,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缓冲。我开始意识到“想变”和“改变”之间还隔着一段距离,这段距离就是让自己更充分地“思考”,自己想要的“变”究竟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而这种思“变”,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把漫长的夜变得不再漫长,把喧闹的夜变得祥和安宁。我开始压榨夜的时间,让夜不那么长,让光明来得更早一些,更多一些。而这种对时间的压榨,也是对自己的压榨,越榨越孤独,因为榨出来的思想是独一无二的,他人一般无法理解和琢磨;越孤独就越光明,因为这种独一无二的思想,似乎自己站在另一个世界关照现实的世界,以稀有的视角,看得更为透彻分明。夜不再漫长,却依然孤独。



上一篇:五月书情 下一篇:梦想的驿站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