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 山西乡土文化诗 > 散文精品 > 文章内容

五月书情

作者: admin 来源: 时间: 2015-07-11 阅读: 在线投稿
    一个人的端午节,总有时间去思考一些事情。譬如我缘何不喜欢写小说而喜欢写诗,缘何不喜欢看小说而喜欢读诗;譬如我为何还留在合肥而不是回到翼城,或者是到池州、邯郸、天津,抑或是北京、上海、深圳等等山南海北的城市。

  缘何我喜爱诗甚于小说,这还要从两个方面来说。其一,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经济收入增长的同时,人们的生活节奏也变得很快。计算机和手机的更新换代,推动了网络阅读时代的到来。在如此高节奏的生活中,花很长时间来读一部小说,从我的心理上来讲,时间成本上太高。但是诗歌不同,寥寥数语,都是浓缩的精华。其二,小说是更具象的,而诗歌是更抽象的。小说往往是通俗易懂,而诗歌往往抽象难懂。具象的表述,思绪是明朗的,态度是明确的,对错是分明的。太过明白,有时候又是一种悲哀。正如现代天文学虽然进步了,但是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的神话,也渐渐丧失了神秘。一些描写月亮的词句,也就变得不再美丽。诗歌意象的土壤正在丧失。所以,我宁愿去读抽象的诗,而不去看具象的小说。二十字的诗歌,总是比二十万字的小说想象空间要大得多。通俗易懂的小说可能接受起来更容易,抽象难懂的诗则消化起来很难,为何要费力去理解奥妙的诗,简单的来说,更喜欢挑战。拿毕加索的抽象画和梵高的印象画来说,虽然可能看不懂,但没有人会质疑那是崇高的艺术。

  曾经在由保剑锋、倪景阳、金莎、李智楠主演的一部火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十八岁的天空》第5集中看到夏夜说的这段话:时间能改变很多事情,一个人,一个地方,之所以对你有意义,是因为时间让你对它产生了感情。当你一直停留在这个地方的话,你会察觉不到的,所以我要离开。下次回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是什么让我对这个地方产生了感情。

  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要跳出去,才能看得清。

  合肥这座城,我看过的地方远远不足三分之一,每一个人都无法保证,他能踏遍一座城的所有地方,能走过一座城的所有街巷。总有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是你不曾看过的。合肥这座城市,究竟是什么在牵引着我,我思考出的答案是:过去。就是过去,过去三年青涩的大学时光,生命中的最青春的三年留在那个不大的校园。它宁静的没有一丝尘埃,也燃烧的如每日东方升起的烈焰。一位伟大的哲学家郝拉克里特说:万物皆流,火是世界的本原。万物都像火焰一样,是由别的东西的死亡而诞生的。从我的角度来看,在一定的程度上,我同意这种说法。联想到佛家所谓的“涅槃”,阿拉伯神话传说“不死鸟”,以及郭沫若诗歌《凤凰涅磐》,还有民间后来流传甚广的“凤凰涅磐,浴火重生”之说,不难想象郝拉克里特的思想。过去的日子燃烧了,也逝去了,生命在过去中流逝。如果我是一团火,那么我所走过的地方,它的空气都曾被我心脏的火焰加热过,除了太阳之外,我脚下的土地,也被我滚烫的脚板加热过。在安广院那个不大的园子里,在磨店乡那个不算繁华的小镇里,曾经有过我热情的气息,曾经有过我对一种再也不能却曾经可能的人生的追求,曾经有过一个让我倾心的女孩的笑脸。我想一个人的生命状态有这么三种:一是憧憬未来,二是活在当下,三是追思过去。

  一般来说,这三种生命的状态是夹杂交错的,不会有人时时刻刻憧憬未来,不会有人时时刻刻追思过去,更重要的是活在当下。但是因人而异,每个人花在憧憬未来,追思过去的时间长短不同,而对相当长一段时期的我来说,追思过去的比例更要多一些,即是大家口中所谓的“活在过去”。活在过去,不单单意味着活在过去的阴影,还可能意味着活在过去的美好。

  在我们生下来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不同。但是在我们成长的日子,不同就渐渐地显现出来。包括阶级、种族、性别、环境、教育等等。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个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每个人的知识量和知识面都会各有不同。同样的每个人对待“过去”这个词的认知和态度也不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过去就是过去,就是逝去的日子,就是消亡的日子。过去仅仅就是过去,除此而外没有了丝毫的意义。但是对于另一类人来说,追思过去和憧憬未来如同活在当下一样的重要。这一类人,通常是搞艺术的,比如哲学家,作家,画家,音乐家,演员。缘何我这么说,因为艺术家独有的能力就是从死的东西里看出活的东西来,从死的东西里看出生命来。在他们眼中,过去是忠实的纪录,未来是科学的设想。追思过去的人更善于归纳总结,憧憬未来的人更善于设计布局。很多伟人都有着惊人的归纳总结和设计布局的能力,譬如马克思、恩格斯总结归纳批判继承和吸收人类关于自然科学、思维科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的基础上于19世纪40年代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包括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其中科学社会主义实在总结工人运动的经验后创立的。可见,总结归纳,追思过去,也是抵达幸福明天的必经之途。凡是伟大的领袖,无不具有历史的眼光,审视过去,才能把握现在,展望未来,正如小平同志所做的那样。如果不是以历史的眼光去审视过去,以科学的设想去憧憬未来,我想新中国的蓝图就不会在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显现。

  在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同时,我的思想也随着文字的增多而变化着,在很长一段时间追思过去的日子里,我懂得了许多东西,只是它还很混乱,不成一个体系。在此后的一段日子里,在追思过去的同时,我将更加的憧憬未来,因为,过往的乌云,如今已变成赤热的丹霞。心如烈火丹霞飞,朱云彤彤尽余晖。

上一篇:仓鼠 下一篇:夜不再漫长,却依然孤独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