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 山西乡土文化诗 > 散文精品 > 文章内容

毛玻璃(一)

作者: 李维康 来源: 乡土文化诗 时间: 2018-05-09 阅读: 在线投稿

毛玻璃(一)

在我童年的时候,那是我见过最厚、最奇怪的玻璃。在一小间东厦的窗框里,我用手感触着玻璃表面的起伏,那时我还不懂得后来的生活将如那起伏的棱角。远观是平整的一块,细看分成百千个菱形。

小东厦南边是朝东开的黑铁院门,西边是庭院和平房,北边是卧室和客堂。院中有长方形水槽,槽中有中等鲫鱼、鲤鱼,小金鱼,贝壳,小龟。院落西墙外是空场,再往西是矮沟和小水塘。塘中更是鱼虾富足,能捞不少稀奇东西。

在这个院落里发生过太多故事,和谐的、不和谐的,快乐的,不快乐的。在院里生活过的人有先后有太姥爷,姥爷,姥姥,舅舅,舅妈,四个姨妈,母亲,还有后来我的表兄弟姐妹。

太姥爷大概是民国时期过来的,盘有长辫儿,蓄有胡须。据说,祖上曾是地主或富农家庭。我记事中,太姥爷已经行动不便,拄杖而行,或坐轮椅。我也记不清是哪年,太姥爷去了,现在连样子也记不得了,关于太姥爷实在没有太多的记忆。

姥爷是个能干的人,开荒务农,喂马牧羊,样样精干。姥爷在庄稼地里种着很多蔬菜,番茄,长豆角,扁豆角,萝卜,香菜,芹菜,白菜……逢年过节,白菜炖粉条,芹菜炒肉,萝卜猪肉馅儿的、羊肉馅儿的饺子,清蒸草鱼,河蟹河虾,美味地很。姥爷是劳动的好手,但脾气掘强,舅舅姨妈他们帮着干活,总会说干得不好,方法不对。有一次,姥爷要在西墙外搞个羊圈,我想帮着挖坑埋柱。那时候我还小没力气,地硬地我挖不动,我扶着木圆柱也是一会儿就歪了。姥爷感叹地说:你天生就不是能干活的材料。

舅舅也是个能干的人,姥爷会的,他都学了,姥爷不会的,他也干得不错,尤其是做菜方面,在村里没有几个能比过他。舅舅是大厨,临近村里的婚丧嫁娶也都会找他,八大碗儿,十大碗儿,素的荤的,凉的热的,无所不能。印象中舅舅一直在忙碌着,忙着各种农活儿,和姥爷一样,开荒务农,牧马放羊。

相比较我母亲而言,几个姨妈更能折腾挣大钱,而母亲只在家里忙活八亩庄稼地,喂猪喂羊。其实我更怀念一大家人一起劳作的时候,一块儿吃饭,一块儿谈笑。也许在大人眼里不这么想,毕竟活儿是他们干,那时候的我更多在玩儿。

岁月已将这一切都带走,往事随风,姥姥,姥爷都相继离世,几个姨妈在各自的家庭忙碌,忙碌着柴米油盐,忙碌着娶媳嫁女看孙子。而母亲也在家照顾生病的父亲,照顾八亩田地。

亲人们的联系渐渐少了,有些长辈彼此还生了些矛盾,很少往来;不知道因何而起,作为晚辈说谁都说不得,也就随他们的性子。我所能做得便是,逢年过节去家里看望他们,在我看来,都是不错的人。


上一篇:我在村里度过的童年(五)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