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 山西乡土文化诗 > 散文精品 > 文章内容

屈原投江的纪念里 寻访戴望舒的雨巷

作者: 李维康 来源: 乡土文化诗 时间: 2017-11-09 阅读: 在线投稿

雨巷

屈原投江的纪念里

我寻访戴望舒的雨巷

头顶烈日骄阳

没有大雨倾盆

没有小雨淅沥

雨巷的古朴不见

丁香的芬芳不见

雨巷和姑娘

都只在那诗里

在诗人的吟诵里

在历史的缝隙里

两千年前的汨罗江畔,投江之人传世《离骚》,其中有言“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便被戴梦鸥拿来做了笔名,于是有了名满天下的戴望舒,有了无人不知的《雨巷》,和丁香一样的姑娘。1927年,戴望舒写这首雨巷时仅23岁,有资料记载诗人是在杭州的大塔儿巷写下这首诗的。有人说,大塔儿巷就是雨巷的原型,而诗中的丁香姑娘,便是当时与戴望舒交好的施蛰存的妹妹施绛年。也有人说雨巷的原型在苏州、扬州,但不及杭州说盛行。浙江在线的记者曾考证,雨巷其实只是意象,只在诗人的脑海里。

除了大塔儿巷,还有小塔儿巷,大、小塔儿巷呈“丁”字形交会。东西向的是大塔儿巷:东起皮市巷,西至中河中路;南北向的则为小塔儿巷,南起解放路,北接大塔儿巷。如今的大塔儿巷没有一丁点儿古朴的色彩,已经很现代了,只有头顶的天空看上去还算碧蓝。从中河中路的巷口向里看,左手是北京银行,中兰酒店打头儿,右手是杭州大承医院打头儿,往里边是居民小区。道路一边画上停车位,不过两旁都停满了车子。因为年代久远,这里的巷子经过改造拓宽,历史中的戴望舒故居已经一点儿痕迹都没有了。虽然烈日骄阳,但是杭州城的绿化还是不错,攀爬在墙上的绿色还是能感受一点清凉。

沿巷子向前,到丁字路口向右手边便是小塔儿巷,算是有点木结构的建筑。在向前有个流动小摊,卖些杭州小吃。接着进入一个更小的巷子叫做“觉苑寺巷”,觉苑寺19号门前守着一对石狮,旁边立着一块石牌,是杭州市政府于用2005年7月立起的。上面中英文双语标注“杭州市历史建筑,建于20世纪20年代,院落式布局,半开敞天井,内有雕饰铁栏和雀替。”19号和20号大概是一体的,门是关起来的,未见内堂。挨着的18号,是浙医二院的住院医生宿舍楼。再往里就是居民住所,觉苑寺巷并不是笔直的一条,而是拐了三个弯儿,出去便是解放路。

回过头来,从觉苑寺巷出来,小塔儿巷从南到北,再从北到南,现代楼栋上贴上“皮市巷x幢”,矮点的建筑上贴着“小塔儿巷”,其实还是小塔儿巷。从小塔儿巷出来再回到大塔儿巷,看到的是杭州退休干部职工大学,废品收购站,一辆满载废纸箱的货车,一排超市,商铺,大抵如此,没有值得特别注目的地方了。

值得注意的是从大塔儿巷出来到中河中路上,旁边的老树虬枝看上去历经沧桑,饱经风霜,但蓬勃的生命力依然生长出遮天的绿,给盛夏的行人带来一丝清凉。中河的水,看上去不是那么清澈,浮着一些水草,伸展着手臂,像是问候你,和你打招呼。也好像要问你,或者问老天要什么东西似的。这该是中河的部分河段了,因为旁边的路叫中路中路,旁边的立交桥叫做中河高架。她向你打招呼,是你的荣幸。想想看,钱塘江、贴沙河、中河、东河、西河、西湖等江河湖泊共同构筑了杭州主城区的水系系统,中河、东河是杭州主城区水系的主要组成部分。中河和东河的开凿年代,分属于唐代和五代,历史上都曾是京杭大运河连通钱塘江的重要河道。就我看到的河段,看看周围的布局,便知道没有运输功能了,大概能够起些泄涝排洪,供给居民用水的功能。不过看看水色,便知道她向你要什么了,她要得是尊重,要得是珍惜。

从中河中路出来,是清吟街,回来查资料才知道清吟街127号便是王文韶故居,留下次去寻访。中河路与清吟街交汇处有一座石桥,叫做杨绫子桥,据资料载,此桥初建于南宋嘉定年间,现在看到的该是在原址重建的。石栏板的镂空,桥碑上的“嘉定()宝”以及刻字还是带来一丝古意。

从桥上出来,走上平海路与中山北路交口,在浙江省中国旅行社前,立着一尊孙中山的雕像,高瞻远瞩,形象伟岸。除了这条叫中山的路,和这座先生的雕像,似乎没有任何与先生有关的事物了。但这又何妨?孙中山这张脸,这个名字,稍懂一点历史,还需要多余的展示物吗?

回程的时候,在西湖文化广场附近,有一片黄灿灿的向日葵,在微雨的清洗下,越发明媚。此时,雨水来了,我却早已不在那“雨巷”。

B支7到达小和山公交站,远山只有轮廓,夜色欲暗,街灯已亮。在石马社区的巷子里,夜生活将要开始,我的窗外,一片嘈杂将要持续到深夜两点。但于我的生活并无妨碍,正好可以秉烛夜话,冥想写字。

「把你藏在诗里,为你读诗


上一篇:“老样子炒面”来了 下一篇:Rum doodle:超越极限,认知未知的自己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