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 山西乡土文化诗 > 散文精品 > 文章内容

仓鼠

作者: admin 来源: 时间: 2016-02-26 阅读: 在线投稿

仓     鼠                                                    

 作者:李维康


关于仓鼠,我了解的实在不多。缘何要作这一篇仓鼠为题的文章,故事还要从我那个日日思念的姑娘说起。

今日,同不太知名的网络作家觉小墨一起回了一趟我们的母校——安徽广播影视学院,即是现在的安徽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学校附近有条美食街,唤作磨店美食街。合肥城市管理局关于这条街有这样的一段描述:磨店美食街位于新站区磨店社区内,名为磨陈路,道路两边全部为徽派建筑,全长1466米,宽12米,东连烟波荡漾的少荃湖,西邻新站区管委会办公楼,集政治、人文气息与自然景观优势于一身。


磨店美食街,街道两侧开着各种店铺,餐饮、娱乐、婚纱、花艺等等,不必一一述说,总之,这里算得上一片繁华之地。在这繁华的地界,小商、小贩熙熙攘攘,来往行人摩肩接踵,老少童叟,欢声笑语。你会看到,20岁出头的少女,飘逸的长发,随风轻扬,漂亮的纱裙荡出撩人的形纹。她依偎着身旁的小伙儿,笑得像花儿一样。小伙儿搂着花儿一样的姑娘,满脸写着幸福和欢愉。三三两两的姐妹,互相拉着小手,看着新款的时尚衣服,一阵一阵的尖叫。一排阳光、帅气的小伙,吸引着旁边少女的目光。姑娘们穿着撩人的衣服,小伙的心里该是阵阵遐想。人群就这样交错着过去,繁华过眼,也必定没有多少的交集。

我们踱着缓慢的步子,谈着当时的喜乐悲伤。行走了大概半条街的样子,看到路边有卖小动物的,驻足细看,方知是那小小的仓鼠。这一看,又牵出我散碎的记忆,清楚记得,丽萍是养过仓鼠的,我记得是两只,但兴许我记错了也不一定。关于这仓鼠的来历,她应该是说过的,但已经过去这么久,自家也记不得那么真切了。兴许和哪个帅哥有关,和一段少女的春事有关,这只是我现在无端的遐想,诸君笑看便罢,当不得真。现在,自家的记性是大不如前,兴许是我夜里发的梦也不无可能。这仓鼠养的结果,我大抵是知道的,无一存活,这件事,曾让她感到难过的。从这点可知,她是个善良的姑娘。

今天看到这小小的仓鼠,睹物思人,起了一阵缠绵的怀想。当时,便有了写这篇文章的愿望。无须我翻查达尔文等的著作,无须了解仓鼠的生活习性,仅仅是仓鼠这个概念,这个存在,引起了我大脑海马体的疯狂。此刻,我却又觉得或许我该去了解一下这仓鼠的生活习性,比如,仓鼠吃些什么,喝些什么,饲养仓鼠要注意些什么。不是因为这小家伙可爱的外形,是觉得,或许能想象地出丽萍喂养仓鼠的时候大概是个什么样子。

由此便想到古代中国的画家,有着现代人难以企及的洞察力和超强的记忆力。为何如此说,我总觉得,唐伯虎见过秋香后就能在家里默画出秋香的摸样,而且惟妙惟肖,生动逼真。不单是唐伯虎,古代中国,不乏画艺超群者,此处亦不详述。我高中学过一段时间美术的课程,教我画艺的冬至老师,亦不能默画人物那样地逼真,即便是老师的老师,山西师大美术系教授金小民先生,也不能只匆匆见过模特一面,就能画得那么像,大抵还是要模特在那里摆着写生来画。不过,他们都能捕捉到模特的神态特征,做到神似与形似之间,算是上乘的功力了。学艺不精的我自是没有这种手艺了,默画一副人物,堪比登天一样了。放眼当代中国,能做到初见一面就能默画人物的大概也是寥寥无几。不过,给自己心爱的姑娘画一幅丹青图的想法,还是不时会冒出来的。




上一篇:爸爸的书 下一篇:五月书情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